随心

【卖虾】每天爱你一小时

十一年的老猴子回坑了

被考试折磨疯后的产物

关爱冷西皮(我卖虾才不冷!就是粮少得快饿死了T T

第一颗卖虾糖 并不好吃


======================


从公司回家,已经是深夜十点了。

沈昌珉疲惫地脱下鞋,从玄关进门,迎接他的是没开灯的漆黑一片的家。他打开灯,趿拉着白色的棉质地板鞋走进厨房,想给自己倒杯水喝,然后直接躺在床上沉沉睡去。

大口喝完水,沈昌珉放弃般地叹息了一声,还是默默走进玄关,把自己刚刚随便脱下的鞋摆得整整齐齐。

习惯是病。

喝水的杯子是黑色的瓷杯,那个人选的,本是一对,但另一只白色的瓷杯已在柜里积了灰。

白色的棉质地板鞋是几年前和那人一起去百货公司买的,沈昌珉坚持要最简朴的白色款式,硬生生地把那人已经攥在手中的卡通拖鞋塞回了柜台,换来的是一个不轻不重的拳头,直直地打在沈昌珉的肩膀上。

那个人每次进门时永远学不会把自己的鞋摆好,总是龙飞凤舞地胡乱扔着,沈昌珉只得装作生气地瞪他一眼,然后转过身无奈地把他的鞋子摆好,次次如此,乐此不疲。

习惯是病。

这种病已经深入沈昌珉的每一个细胞,每一滴血液。所以尽管已经过去六年,每每回家看到迎接自己的一片黑暗,原本就疲惫的身心就变得更加无力,喝的水也似乎微微泛着苦味。  

沈昌珉暗自嘲笑自己,越活越不清醒了。但耳边似乎还清晰地传来那个人话。

“昌珉啊,你永远是我们五个人里面最清醒的那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故作严肃。

“什么呀,明明是最小的那一个,装什么成熟,成天不把哥哥们放在眼里。”然后又在下一句暴露本性。

金俊秀,你知道吗?唯独不把你当哥哥尊敬的我,是最不清醒的那一个。

 

随便冲了个澡,套上浴袍,顾不得头发还在滴水就躺在床上。太累了,他的身体极度需要放松,但脑子的一根弦却依旧紧紧绷着。沈昌珉随手拿过黑色的手机,想要打开看看有没有来自那个人的消息。

沈昌珉算不上是个网民,没有现代人时时刻刻离不开智能手机的综合症。今天又是一整天忙着新曲的录制和MV的拍摄,一天没打开的消息列表堆积着,红色的未读提示看得心烦,沈昌珉随便翻了翻,有cody姐姐发来的,提醒他注意皮肤的保养,毕竟已经是二十代的末尾了;有节目导演发来的工作事项,公司后辈发来的问候,允浩哥发来的鼓励……沈昌珉直接拉到末尾,看到消息列表的底层的一个小小的红色数字,再看到那个消息的头像——金俊秀,原来你还会主动联系我了吗?

沈昌珉定了定神,点开那个会话框,发现自己的拇指竟在微微地颤动着。

「好久没见了,刚好下周末有空,见面吧!^^」

是早上六点三十七分发来的……是没睡吗?还是早上有工作不得不起很早?

沈昌珉迟疑着,久久不知道回什么,心中半是开心半是难过,开心他一大早记起的就是自己,难过的是两人真的有很久没有见面了。

「好。」

回复完,沈昌珉盯着刚刚发出的这个字,是不是回复得太短了?

犹豫了一下,他还是点开了不常用的Line表情栏,发了一个粉色的小兔子过去,一只垂着耳朵可怜兮兮的星星眼小兔子,看起来很可爱,又很傻。

沈昌珉惊讶地看着消息立即显示为【已读】状态。

「哇啊~好!!! 」

「刚好有一个想看的电影,一起去看吧^^」

然后又发来了一个和刚刚自己发的那只粉色兔子同系列的另一个表情,粉色的垂耳兔用爪子撑着大大的圆脑袋晃来晃去,做着可爱的表情。

沈昌珉在心里默默吐槽,这人选的表情都和自己一样,傻得过分,还以为自己是天使细亚吗?

又有一条消息推送过来。

「昌珉,我想你了。T T」

沈昌珉沉默着攥紧了手机,金俊秀总是这样,缠着自己的时候会让自己烦透了他,忽略自己的时候会让自己害怕他是不是已经忘记了自己,而在金俊秀说想自己的时候,沈昌珉一点办法也没有,无力感一阵阵袭来,好想他,好想见他,但是自己却没有像他一样可以这样说出口的勇气。

沈昌珉总觉得在爱情里面先把爱与想念说出口的那一方就是输家,不把爱挂在嘴边的那一个才能爱得有尊严。而现在看来,不知谁才是输家。

七年前,表白的是金俊秀,说想要在一起的是金俊秀,交往过后说离开的又是金俊秀,沈昌珉好像一直处于被动状态,想见他想得快要发疯也说不出口,等不到他信息的时候只能在社交软件上看关于他的消息。

知道他又发了新单曲,便在第一时间戴着口罩与鸭舌帽去唱片店买来听;知道他又演出了音乐剧,却没办法自己去看,于是要身边的朋友都去演出时应援;知道他在演唱会上又和有天哥暧昧互动,知道他在音乐剧里亲吻遍了男人女人,知道他的一切,却不敢说出口,也不敢问他——本来自己就比他小了两年,要怎样才能显得不幼稚,怎样才能让他不把自己当弟弟看待?

沈昌珉躺在床上舒了口气,至少下周末就能见到他了,要更努力在这周把工作做得更好才是。道了晚安,沈昌珉沉沉睡去,连头发也没来得及吹干。

 

***

到约定的这天,沈昌珉故意好好打理了一下自己,穿了造型师说的最适合自己的一件休闲西装,用她的话来说,就是“完美地勾勒出了我们昌珉的九头身”。

虽然两人约定的是很偏僻的一家小影院,平时都没什么人去,但是为了防止被认出,沈昌珉还是戴上了黑色的墨镜和帽子,自己驾车去了影院,他甚至没问今天要看的是什么电影。

到电影院门口,发现金俊秀已经站在门口的角落等着自己了。他穿着运动套头衫和休闲裤,戴着白色的帽子,简单得像个大学生。

沈昌珉快步走去他身边,拍了拍金俊秀的肩膀,感受到手下的身体微微颤动了一下。金俊秀回头,摘下耳机,看到沈昌珉,两只低垂的眼睛亮了起来。

“昌珉!”他哑哑地叫了一声。

“等很久了吗?”沈昌珉低声说,“怎么声音又哑了?”

金俊秀扯开嘴角,“没有,我也刚到十分钟吧。”他轻快地说着,“诶?很哑吗?Axi,早知道昨天不录那么久的歌了。”

沈昌珉忍不住摸摸他的帽檐,“俊秀哥还是这么拼命啊。”

“什么?你在叫我哥?我没听错吧?”金俊秀吃惊地瞪大了原本就不大的眼睛,嘴唇滑稽地张开着,呈现出一个小小的“O”型。

“本来就是哥哥啊,”沈昌珉轻笑道,“只不过个子好像越来越小了。”

“沈昌珉!你一天不损我就会死是吧?”金俊秀翻了个白眼,故作生气地转过身,却偷偷地用左手拉住了沈昌珉的右手,用手指一根根撑开沈昌珉的拳头,然后再假装无意地和沈昌珉十指相扣。

“走了啦,电影快要开始了。”金俊秀右手放在口袋里,左手拉着一个快一米九的大男人,低着头往电影院里走。被他拉着的那个快一米九的男人嘴咧得大大的,笑得像个白痴。

等到他们买完零食进入放映厅,电影已经开始了,金俊秀摸黑扯着沈昌珉找位置,沈昌珉提着两个人买的一大袋零食,想到刚才导购员小姐一脸探究的样子忍不住想笑。两个快三十岁的大男人,偷偷摸摸地牵手来看电影,还买上一大堆小学生爱吃的零食,这种事情也就和金俊秀一起才能干的出来。

沈昌珉舍不得放开金俊秀的手,坐上座位时忍不住摸摸他的手指,又摸摸他的手腕。

“喂,沈昌珉,你要摸到什么时候啊。”金俊秀压低了声音,但还是盖不住话里的笑意。

沈昌珉感受着手中金俊秀的手腕,感觉比以前更细了,本来就细得不像男人的手腕,现在更是细得不像话,他忍不住皱眉,“你又在减肥?”

“嘘,小点声。”金俊秀把食指放在嘴边,“后面还有几个观众呢。”

“回答我,你又在减肥?”沈昌珉又问了一遍。

金俊秀把手腕从他手里抽出来,叹了口气,一副拿他没办法的语气,“是啊,大少爷,我又不是你,吃那么多又不发胖。”

“你又不胖。”何止是不胖,简直瘦成纸片人了。沈昌珉想。

“没办法嘛,我可是偶像,在舞台上和镜头里当然要很瘦才能好看。”

沈昌珉又夺过他的手,“不要不吃饭,你已经够好看了。”说真的,手中那个细细的手腕让沈昌珉忍不住又皱起了眉头,在黑暗里盯着金俊秀。

“好啦、好啦。”金俊秀嘟着嘴,“什么嘛,竟然说我好看,你有天哥可是一直嫌弃我丑死了,不用安慰我了啦。”

又是有天哥。沈昌珉眉头皱得更深了。

银幕微弱的光打在两人的脸上,金俊秀忍不住看向沈昌珉的方向,明明是年轻英俊的脸,却老是皱着眉头,自己果然是让他积怨太深了么?

金俊秀抬起手指轻轻抹平沈昌珉眉间的褶皱。

“我们昌珉啊,要多笑,成天像个小老头一样,怪不得没有女孩子喜欢。”

沈昌珉捉住他划过自己眉间的手,抓在掌心轻轻磨蹭,金俊秀的手很小,不像一般的男人的手那么硬,软软的,指节都不明显。沈昌珉很早就知道自己的手可以完全包住金俊秀的手,很多时候甚至觉得他需要自己的保护,不像个哥哥。但沈昌珉知道,金俊秀很强大,比一般的男人都还要强大。这点让他骄傲,又忍不住为他心疼。

“什么女孩子,我又不需要女孩子的喜欢。”沈昌珉攥着金俊秀的手,在自己脸上慢慢地磨蹭着,低低地说。

金俊秀被他撩拨得脸红,好在影院够黑,看不出来,不然又不知道要被嘲笑成什么样。

“韩佳人姐姐也不需要吗?竹内结子姐姐呢?”金俊秀故意问他。

沈昌珉故意大力捏着他的手,直到金俊秀痛得低声叫了出来。

“你又发什么疯?”沈昌珉故作发狠地问道,“韩佳人和竹内结子是我永远的女神,还有孙艺珍、新垣结衣、安妮海瑟薇……啊,好像数不完。”

“喔。”金俊秀应了一声,不想搭理他。

“不过最喜欢的呢,只有一个。”沈昌珉低声说。

“哪个呀?”金俊秀不感兴趣地随口应道,“果然还是韩佳人吧,人家结婚的时候不知道谁哭得惨兮兮的,还少吃了一顿饭。”

“No no.”沈昌珉摇头,戏谑地看着金俊秀,果然欺负他是自己的天性啊,沈昌珉不由得感叹,有时候也觉得自己太恶劣了,但是真的忍不住欺负他,然后欣赏他着急的、害羞的样子。

“那是竹内结子姐姐?我也有看冰上恋人的啦,果然是大女神呢,不过你又不是木村拓哉。”金俊秀越说越离谱。

“No no no.”沈昌珉摇头晃脑,像极了Line里的那只傻兔子。

“切,不管你,自己待着吧!”

沈昌珉失笑,俊秀啊,这么多年,吵架的功力也没进步点,想必在组合里也被另外两个坏哥哥欺负得很惨吧。

沈昌珉捏捏他的手心,好在手心还是肉肉的。

“我呢,女神有很多——”沈昌珉故意拖长了声音,果不其然看见金俊秀假装不在意还是偷偷往自己身边靠近,“但是呢,男神只有一个。”金俊秀的嘴角翘了起来。

“——是谁呢?”沈昌珉故意逗他,“就是一个叫金俊秀的丑八怪啦。”

金俊秀被他气得直笑,又忍不住拿拳头往沈昌珉肩膀上打。

“好了好了,”沈昌珉笑着抓住金俊秀不安分的小拳头,把他包在自己的手心里。

“不需要什么女孩子,韩佳人和竹内结子都不需要。”金俊秀听见沈昌珉低沉缓慢的声音。

“我只要金俊秀一个人就好了。”沈昌珉叹了一口气,“不过现在看连见面都很难呢。”

金俊秀没出声。

“六年前你们离开的时候,我真的想过,放弃你算了。”沈昌珉压低声音,“但是还是舍不得……六年都熬过来了,接下来又要进军队,又是两年都很难见面。”

金俊秀默默听着,扭过头看着沈昌珉的侧脸,在银幕薄薄的光下,沈昌珉长长的直挺的鼻梁和卷翘的睫毛在脸上投下阴影,真挚的脸竟和自己十多年前第一次见他时几乎没有什么分别,只是那张脸更成熟了,更有男人味了,也更不像弟弟了。

“我去服兵役的这段时间,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在减肥了,工作也不要那么拼命,”沈昌珉扭过头来直视着金俊秀的脸,“你已经够好看,够优秀了,我要加倍努力才能不被你甩在身后。”沈昌珉低低地笑了一声。

“金俊秀,你也别想把我甩在身后。”

“才不会。”金俊秀笑了,“忽然这么深情这么温柔,还是我认识的那个昌珉吗?”

“相信我,我对你有更多的深情和温柔,你根本无法想象的多。”

沈昌珉看着金俊秀的脸,明明三十岁了,在对方说情话时还是睁着圆圆的眼睛,稚嫩得像个情窦初开的中学生,耳朵根都泛着薄薄的粉。

结果那天两个人都不记得电影到底演了什么,而下一次见面又不知是什么时候。

 

***

沈昌珉回到家,迎接自己的是一片黑暗。

他轻手轻脚地把脱下的鞋子摆整齐,打开灯,穿着棉质地板鞋,走进厨房用黑色的瓷杯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

然后他在浴室冲了个澡,吹干头发躺在床上,等待着那个人的信息。

那个人还要在自己的脑海里纠缠多久呢?

自己也不知道。

从二十出头的年纪到二十代末尾,被他的笑容吸引,为他的努力和汗水心疼,意识到时发现自己眼里就只剩他一个人。都说东方神起的老小沈昌珉是团队中最清醒理智的一个,但最清醒的那个也会遭受人生中的意外,沈昌珉很高兴金俊秀是那个意外。

正常情侣除开睡觉每天都能一起相处、相爱八小时,而自己每天除了工作和睡觉,只能花不到一个小时去爱那个人,除了在那一个小时给他更多的爱,沈昌珉想不到其他的方法。




评论(12)
热度(22)
  1. 低温水星暗星薩伐旅- 转载了此文字

© 暗星薩伐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