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

【Evanstan】Waterfall 春光乍泄AU(上)

电影《Happy Together》AU

RPS/OOC 介意勿看

本来要一发完的又拖了...啰嗦的我

不会很长 HE


*****

人们说夜里他会彻夜哭泣
人们说他只是吸烟喝酒
人们发誓上天听到他恸哭也会动容
他为他受了那么多苦
即使在他临终时还呼唤着他的名字

咕咕咕…他在歌唱
咕咕咕…他在欢笑
咕咕咕…他在哭泣欢笑
咕咕咕…他在哭泣
他死于致命的激情。

                                         ——cucurrucucu paloma

 

 

*****

从埃塞萨机场坐上Manuel Tienda León的八号巴士,花了口袋里最后的2披索现金,Sebastian在Vain Boutique旅馆门口下车。

他和那个人约好在这个旅馆见面,Sebastian在旅店象牙白的大厅里左顾右盼,事先约好的那个人还没出现。他只好把他唯一的行李——一只黑色的皮质旅行包交给门房,选择在大厅继续等候。

银质手表显示当前时间为当地下午六点四十四分,布宜诺斯艾利斯为西三区,和纽约紧紧相差两个时区而已。Sebastian想,还等那个人十六分钟。

他和ChrisEvans在两周前约好在布宜诺斯艾利斯见面,正值两人共同合作的美国队长3拍摄结束的时间,Sebastian的经纪人表示相当理解自家艺人在长时间的节食健身后进行一个无伤大雅的度假——只要不太过火,度假伴侣选择谁那是Sebastian自己的小自由。

Sebastian双腿随意地叉开,半靠在酒店前台的皮质座椅上,时不时不经意地瞄一眼左手的手表,还有四分钟就要到七点了。他坐了一天的飞机,晕晕乎乎地从美利坚大陆前往南美的阿根廷。没来得及取现金,肚子饿得咕咕叫,还要放着酒店舒适的软床不睡,在大厅等那个喜欢迟到的Chris Evans。

Sebastian找门房要了杯咖啡,没有加奶,也没有加糖,苦涩的味道让他的大脑稍微清醒了一点。

他没疯。放着悠闲的假期不玩,也没和女友见面,拍摄结束后选择和另一位男主演来陌生的国度约会,如果这也能算是约会的话。Sebastian自嘲地想。他一直知道自己对Chris Evans抱着那么一点难以启齿的憧憬。当然,他也不否认他对Chris和美国队长如出一辙的蓝眼睛和令人鼻血喷张的好身材的性幻想,以至于Sebastian总是无法在Chris面前表现出那么真实的自己。他容易在他面前紧绷,哪怕Chris表现得已经相当热情友好了。大部分时间,当Chris在片场和其他人打闹时,Sebastian总是安静的那一个。他对自己是有那么一些不自信,也许。Sebastian想。

Sebastian在Chris面前完全可以表现得像个最标准的不熟的同事,礼貌的交往和寒暄,他对两人所饰演的角色之间感情被热情的粉丝们用各种方式解读的事情也早有耳闻,甚至也可以在参加漫展和采访时和事件的另一位男主角心照不宣地回答夹杂着粉色泡泡的善意问题,但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在一个醉酒的晚上滚上了那位男主角的床,第一次和男人做爱,自己还是bottom的一方,这让他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

手里的纸杯咖啡还冒着苦涩的热气,正胡思乱想的当儿,Chris推开酒店的门走了进来,一眼看见瘫坐在沙发上,脸部表情奇怪地扭曲着的Sebastian。

“嘿,Seb,等很久了吗?”Chris走近,碰碰他的肩膀。

“噢,Chris,你来了,抱歉我有点走神,没看到你。”Sebastian下意识地看看手表。

   18:59。很好。

“你在想什么呢?走到你面前了也没看到我,这么大意,作为公众人物可不行啊。”Chris笑着问。

“咳……肚子饿了,一不留神就……”Sebastian难为情地低下了头。他当然知道自己有那么点缺乏公众人物的自觉,他的经纪人也常这样说他。不像Chris,他很少在无意识的情况下被狗仔捉住,狗仔拍到的大部分都是他想让狗仔拍到的。

Chris抬了抬手,似乎想触碰Sebastian的头顶,但那双健壮的手中途变换方向揽住了Sebastian的肩膀。

“这么晚了,我们去吃饭吧,我也好饿,一整天没吃上饭。”

Chris的手搭在Sebastian的肩膀上,他们的距离很近,Sebastian甚至还能闻到Chris手臂上的古龙水味儿。除了在床上的时候,他们很少离得这么近。此时那双手就大喇喇地搭在他的肩膀上,他甚至有点喘不过气。

 

*****

语言不通的问题让两人在点菜时吃了不少苦头,临时决定的旅程,没有做充分的准备,更别说学习一些当地的习惯用语了。Chris和Sebastian都不会说西班牙语,好不容易餐厅里终于找到了一个会说英语的服务员,艰难地吃完晚餐他们都累得不行,没心情去周边继续逛,直接回到酒店各自的房间打算倒头就睡。

Sebastian泡完澡出来,随便地擦了一下半长的头发,还在滴水,但他没心情管,他现在只想好好地睡一觉。

他躺在旅馆的白色小床上,享受着难得的静谧时光。没有经纪人,没有剧本,没有狗仔队,只有静默得不能再静默的阿根廷的夜晚。Sebastian对异国他乡的夜晚不陌生,他从小就跟着母亲从罗马尼亚辗转到一个又一个陌生的国度,陌生的地方和陌生的语言从没让他害怕过。但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夜晚也太过寂静了,没有party,没有音乐,没有酒精,湿润的空气让Sebastian感觉很舒服。

也许他经常来,Sebastian想,一起来布宜诺斯艾利斯是Chris的主意。他联想到Chris时而安静时而躁动的性格,很早以前,在他和Chris还只是认识的时候,他就意识到Chris也许并不似他表现出的那么开朗热情,他曾经把这个想法透露过给Anthony Mackie,对方听后足足笑了一分钟,“Chris? Seb你确定?Oh man,看看他,他笑得多欢。”

好吧,也许他从来不了解ChrisEvans,他只是想相信自己的感觉。

正当Sebastian关上房间的灯睡觉时,他听见手机震动了一下,Sebastian叹了口气伸手去够床台的手机。Jesus Christ,老天保佑不要是经纪人发来的。

是Chris发来的。

-嘿Seb,睡了么。

Sebastian没有看到后不回复的习惯,即使他现在困得坐着都能睡着,他还是耐着性子打着字。

-还没,准备睡。

Chris很快回了信息。

-明天想去哪里?

-你决定,我没来过这里。

-好。早点休息。晚安。(爱心)

-……晚安

Sebastian不知道Chris还有发表情符号的习惯,他盯着手机屏幕上在众多简短的消息中突兀的那个爱心符号,五分钟后,他关掉手机,陷入深沉的睡眠。

Sebastian今晚睡得不算太好,做了好几个梦。他梦到自己被蒙着眼睛仍在汽车后座上,喉咙努力想发出声音,但竭力只能发出呜呜的小动物似的哀叫,汽车后座又硬又冷,他不知道是谁在驾驶这辆车,只感觉它一直在行驶,开个没完。

他又梦到一个人站在一个巨大的瀑布下面,视线随着倾泻的混浊水流一圈圈地旋转,转个没完,瀑布的水流落在山脚的岩石上,激起一层层水花,夹杂着湿咸的空气向自己的脸扑过来,他被淋得湿漉漉的,脚下却像被什么东西牢牢黏住了,动弹不得。天空是昏暗的紫色,和混浊的瀑布形成一幅诡异的图画。不知从哪里传来刺耳的奏鸣声,刺得他大脑和耳膜一起发出刺痛,而瀑布还在旋转着,旋转着。孤独感像瀑布的水花一样一片一片打在他身上,冷得他直哆嗦。他想喊,想大叫,但他的声音马上被巨大的水声压住了。

他痛苦地醒来,全身像被人打过一样酸疼,四肢用不上力气,Sebastian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掬了一把冷水往脸上拍,他看向镜子里的自己,头发乱蓬蓬的,眼睛布满了红色的血丝,他甚至怀疑自己昨天晚上宿醉了。

Sebastian惊讶地发现自己的眼角还有湿润的泪痕——他在梦里哭了,但他自己毫无自觉。他从来没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想到几个小时后还要面对完美先生Chris,Sebastian感到一阵头痛,他忍不住骂了一句粗口,随后又钻进盥洗室,尽量想把自己弄得看起来不那么狼狈。

 

*****

“Seb,昨晚睡得好么?”七点半,Chris从房间出来,来敲Sebastian房间的门。

“呃……还不错,我是说,很好,我已经很久没睡过这么好的觉了。”Sebastian几乎是有点咬牙切齿的说。

Chris好像并没有注意到Sebastian的异常,他哈哈笑了几声,谁也不能够怀疑Chris奔放的笑声里是不是有足够的愉悦。

Sebastian注意到Chris今天穿了一件青色的贴身T恤,简单款式,衬得他的肌肉群更显眼了,他的褐色头发梳得整整齐齐,脸颊两边的络腮胡也没有让他看起来落魄和邋遢,反而让他看起来更男人味。该死,他的青色T恤都让Sebastian想起昨晚那个见鬼的梦里的可怕的青色山群,还有那个诡异的瀑布。

Sebastian和Chris一起去酒店楼下的餐厅吃早餐,Sebastian惊讶地发现Chris今早用了几句简单的西班牙语点餐——看来他昨晚肯定有偷偷地做功课。想到这点,不知为何,Sebastian有点想笑。Sebastian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忽然发现自己笑出了声,急忙用手捂住了嘴巴。

“怎么了吗?”Chris好奇地看着Sebastian,“如果你笑的是我的西班牙语口音的话,那我只能说抱歉了,这已经是我练习一晚上后最好的效果了。”他故作遗憾地说道,盯着Sebastian来不及收回去的笑意和他弯弯的眉眼和嘴角。他笑起来可真好看,让人心情愉悦。Chris想,并不在意刚才自己是否被Sebastian小小地鄙视了。

“不……不是,我没有嘲笑你的意思,我自己才是,一句也不会说。”Sebastian懊恼地说,他不想让Chris没面子,“呃……也许会那么一两句?Hola?Adios?Buenos días?*”(*你好 再见 早上好)

“Buenos días.”Chris故作深沉地回了一句,然后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吃完早饭,Chris决定自驾车带Sebastian去当地有名的地标参观。

Sebastian看着Chris不知道从哪来搞来的老古董车,惊讶地张大了嘴。

Chris拍了拍车身,带着炫耀的语气对Sebastian说:“这是阿根廷当地的一个汽车品牌,已经有很多年的历史了,外表看上去有那么一点复古,不过别担心,他的性能还是很新的。”说起车,是男人共同的话题,Sebastian点点头表示赞同,他也喜欢有点复古的汽车款型,他承认Chris在这方便的确很有品位。

“顺便一提,你知道这车的牌子叫什么吗?”Chris靠近Sebastian耳边,故作神秘地说。

Sebastian老实地摇摇头,“什么名字?”

“Falcon.”说完,Chris爆发出一阵爆笑。

Sebastian也忍俊不禁,“即使是戏外,猎鹰也要和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一起同行。”Chris朝他眨眨眼睛。Sebastian决定不把这个消息告诉Anthony,他知道后一定会发飙的,哈。

他们一起驱车前往波多.马德罗三号码头,那里有著名的女人桥。Sebastian在听到女人桥的名字时就忍不住轻快地吹了声口哨。

“名字很美,Hah?”Chris笑着说,他戴着金属墨镜,手臂随方向盘摆动着。Sebastian很欣赏Chris开车的姿势,这样开车很稳,又不至于过于谨慎。

车里放着FrankZappa的I Have Been in You。这首歌Sebastian曾经听过,年轻时他也曾经抱着学习的心态看完了那位香港导演王家卫的电影,他的电影很美,但都有点悲伤。Sebastian不是很喜欢这样黏糊糊的电影,但他还是看完了,当然包括那部HappyTogether。他记得这首歌就是那部电影里的插曲。

Sebastian很喜欢这首歌,所以对它印象深刻,而他没想到Chris也喜欢。他忍不住侧过头看了看Chris的侧脸。Chris很白,因为爱尔兰血统,所以一直晒不黑,想到这里Sebastian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别问我怎么知道的,这实在太gay了。Sebastian猛然联想到Chris之前拍的那部并不卖座的Before We Go,而且这部电影他也一个人去电影院看了,出于他自己也不知道的原因。他之前安慰自己,这只是作为同事之间的关心,后来他知道不是这样。Chris又很敏感,很细腻的一部分,而不仅仅是穿着星条旗的美国队长。他很开心自己发现了它。

Chris注意到他的侧目,“我很喜欢这首歌,”Chris说,“王家卫的电影我也很喜欢,最喜欢的就是Happy Together。”像知道Sebastian的疑惑一样,Chris自己答道。

“噢。”Sebastian有些慌张,对方很喜欢那部同志电影,不,这又说明不了什么。他又忙着否定自己呼之欲出的想法。

“是部好电影。”Sebastian不知道该说什么,随口答道。

“说起来,我们现在有点像那部电影里演的那样。”Chris把头转过来,望着车窗前,做出专心开车的样子。“我们也来了布宜诺斯艾利斯,我和你,两个男人。”

“呃……”Sebastian忽然意识到这个问题,和电影一样的剧情好像真的正上演在他和Chris之间,意识到这点让他有点口干舌燥。他忍不住舔了舔自己的嘴唇,这是他的小习惯,这个小动作他做了很多年了,但自己一直不知道,是前些日子去中国的时候在微博上回答问题时那些可爱的粉丝们提醒他的。

“别紧张,Seb。”Chris侧头看着他,很难把自己的目光从Sebastian那对红润冒着水光的嘴唇移开,Chris庆幸自己戴了墨镜,不至于把自己的眼光暴露得那么赤裸裸,他不想吓着他,“我邀请你来不是因为这样无聊的原因。”

他看出他在紧张了。Sebastian更无措了,他天生不擅长应对紧张气氛,Chris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在多人一起出席的访谈中Chris总是会习惯性地帮他挡下一些尖锐的问题,对Chris来说回答这些问题小事一桩,而对Sebastian来说则显得困难许多。

Sebastian想到昨晚做的那个梦,梦里的那个瀑布,他现在终于有了点头绪,那片壮观的瀑布他曾经见过,只不过是在电影里面,那是出现在Happy Together开头与结尾的那片瀑布,当时看那个瀑布的长镜头时,Sebastian就忍不住感到一阵心悸,瀑布太大、太壮观了,它很美,但很容易让人感到脆弱。他无法想象最后男主角之一的那个香港男人,一个人观看这片瀑布是怎样的心情,也许就和他梦里经历的那段感觉一样,是最深刻、最真实、埋藏得最深的孤独(deeply and truly lonely)。他不记得男主角的名字,也不记得瀑布的名字,年代久远,而且电影又太过让人窒闷,他看完后不久就把它们抛在脑后,唯独那片瀑布,装在了他梦境的最深处。

也许是来到了阿根廷,又让他回想起了那个瀑布,以至于梦里都有那片影子出现。

“我也想去看伊瓜苏瀑布。”Chris的声音把Sebastian拉回现实,噢,伊瓜苏瀑布,原来是这个名字。Sebastian想。

“Seb,和电影不一样的是,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去看瀑布的。”Chris的声音透着难以拒绝的坚定,这是他一贯的认真语气,他有很多面,认真的那一面就是这个样子的,Sebastian知道。“我们两个一起去看。”

Sebastian迷茫的看着Chris的侧脸,Chris的鼻梁直挺挺的,很长,不像自己的鼻梁,短短的,此时Chris的鼻翼不经意地耸动着,随着Chris的呼吸开合。Chris让自己听起来很冷静,但呼吸出卖了他。

“……我不知道。”憋了半天,Sebastian冒出这么一句。他不知道自己和Chris算什么关系,不知道自己凭什么和Chris去看那个让人感到孤独的瀑布,不知道Chris到底怎么想的。Sebastian隐隐对自己有点冒火,为自己的犹犹豫豫。也许Chris只是想和自己一起去看瀑布,作为朋友?不,他们没有熟悉到和对方称兄道弟,而且,上过床的还能算是朋友吗?

Sebastian垂下头看着自己的手指,Chris看着Sebastian的侧脸,他因为还要补拍Bucky Barnes的镜头,冬兵的发型还没剪,半长的头发被他用发胶固定到耳后,此时因为垂着头,一两缕长发从额边掉落下来,遮住Sebastian长长的睫毛,Chris此时注意到Sebastian有很明显的黑眼圈(尽管平时也很明显,但比平时更甚),Sebastian说昨晚睡得很好的谎言不攻自破。

车里一时没有人说话,音箱里I Have Been In You还不知疲倦地唱着,“I’m going again…in you again…in you again ahhhh……”Sebastian发誓他从未觉得这首歌像现在这样烦人过。

“女人桥到了。”Chris把车泊到一边,Sebastian向车窗望去,女人桥,好名字。桥身整体呈白色,桥架小巧玲珑,像极了一个穿着白色长裙的窈窕淑女,两条简洁的白色线条一条横跨河的两岸,一条从桥的中央斜射出去,好像一只鸟张开的两个翅膀,或者像一个少女舞蹈时张开的双臂,而这两条线合起来加上桥墩,形状又酷似跳着探戈的女人脚上的高跟鞋。*

Sebastian望着这座风格独特的桥移不开眼睛,桥下的运河冒着诡异地黑色,黑漆漆的河水和白色的桥身对比迥然,又奇怪地和谐。运河旁灰色的建筑冒着陈腐的气息,和女人桥的灵动格格不入,又透露着诡异的美感。

Chris伸手把Sebastian落下的几缕头发 轻柔地拨回耳后,柔软的发丝乖乖地在他的手下依顺在Sebastian圆形的耳廓后,那触感让他爱不释手,Chris忍不住想,不知在电影里,美国队长和巴基逃亡的时候,史蒂夫罗杰斯也会这样趁巴基不注意,帮他把耳边的头发别好。

 

*****

在码头上散步了三个小时,两人被冷风吹得受不了,饶是女人桥再美,运河上方的冷风还是叫人受不住。Sebastian裹着白色的棉质外套钻进车里,他提出由他来开车回程,Chris欣然答应了。

回去的路上免不了有些尴尬的沉默,Sebastian是个在朋友圈玩得很开的人,朋友也很多,他懂得适时幽默,也擅长适时装傻,但在Chris面前Sebastian总有一种奇怪的不自然,这被他们的部分粉丝称为Evanstan之间的“化学效应”和“迷之气氛”。是的,他偶尔也会上社交网站看这些可爱的粉丝们发的关于他的消息,其中难免的会夹杂着Chris Evans,他们都知道粉丝之间的小情趣,一起接受采访时也有很多这样的问题,当然都被Chris巧妙带过。

“接下来想去哪里?”Sebastian问,被风吹久了,喉咙有些干涩,说话的时候冒着沙沙的气声。

“听你的,司机先生。”Chris双手交叠放在脑后,闭着眼睛靠着,懒懒地回答,他还是没有摘下那副墨镜。

行驶到9 de Julio大街时,车莫名其妙地行驶不动了,发动引擎时汽车发出了可怕的叫声,像苍老的人剧烈咳嗽的声音,Sebastian急得额头都冒了汗,他用手急躁地敲打着方向盘,把车钥匙抽出又插入,还是无济于事,这辆复古车好像闹脾气似的,赖在街上不走,好在此时街上的车辆不多,他们停在路边也没有造成什么可怕的交通堵塞。

在最后一轮尝试后,Sebastian翻了个白眼,“这车怎么回事?”他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像迁怒,但他真的很想揪着Chris的领子质问他,不是说性能是最新最好的吗?!怎么跑了几小时就不通气了?

Chris也很疑惑,他掏出一只香烟点上,“Seb,别急,”Chris打开车门,“我在后面推车,你再发动引擎试试?”说着他利落地跳下车。

Sebastian从后视镜里看到Chris迈步走向车屁股,他弓着腰,手臂肌肉隆起,用力推着车,Sebastian踩着油门,总算发动了——任性的silly falcon(搞笑的猎鹰,Sebastian刚刚给这辆车的新名字)总算不再发出老头似的喘气。Sebastian呼了一口气,看着Chris从车后快步跑上前来。

著名好莱坞影星,人见人爱的Chris Evans,竟然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大街上给我推车,哈。

Sebastian有点想笑,事实上他也确实笑了出来。

Chris瞪着他,“嘿,Seb,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努力的?”就在Sebastian以为Chris生气了——事实上他完全有理由生气,打算给他道个歉时,又听Chris说,“怎么样,哥的推车技术不错吧。”

Sebastian又笑了出来,Chris总是这样,不会给别人难堪。

“谢谢,Chris,没有你我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我真是那这辆傻车没辙。”Sebastian笑着说。

“这就对了,没有我你就活不下去了,是不是,亲爱的Sebastian?”

Chris看着Sebastian的脸迅速红了起来,他决定不再逗Sebastian玩,俯身吻住了Sebastian的嘴唇。

救命!看在老天爷的份上,他们可还在9 de Julio大街上!万一碰到哪个闲着无聊也像他们一样来阿根廷度假的狗仔怎么办?Sebastian内心在尖叫。

显然Chris没有打算让Sebastian走神太久,他用右手托着Sebastian的下巴,阻止Sebastian向后退的第一反应,他几乎是又啃又咬地吻着Sebastian的嘴唇,Chris的舌头撬开Sebastian的牙关,细细密密地扫过Sebastian的口腔,他们舔舐着对方的嘴唇,像两只受伤的小兽互相安慰。等这个吻结束,两个人的脸都因为缺氧透着红色。

Chris望着Sebastian的眼睛,他的Seb实在是太甜了,连嘴唇都是甜的,如果可以他真想一直吻下去,但是考虑到他们还在大街上,而且两个人都饿得慌。Chris决定先放他一马。他们有的是时间,距离假期结束还有三天。

“你知道你一点也不美国队长吗?”Sebastian喘着气,嘴唇红肿的瞪着Chris。

“Babe,你在媒体面前可不是这么说的。”Chris笑着说。

“史蒂夫才不会这么粗鲁。”Sebastian没好气道,“你比较像霹雳火。”

“说得好像你和美国队长接过吻一样,”Chris挑眉,“你问过Bucky的意见了吗?”

“还有,你连霹雳火都知道,Seb,你私底下究竟偷偷看了我多少电影?”

Sebastian发出“呜”的一声哀嚎,他就是永远都说不过这个男人。他看着Chris深邃的蓝眼睛——他甚至不知道Chris是什么时候把那副该死的墨镜摘下来的!Chris也看着他的眼睛,空气里有什么东西一触即发。

“我不是美国队长,也不是霹雳火。”Chris舔舔嘴唇,“我是Chris Evans。”

Sebastian不明白的看着他,他当然知道他是Chris Evans,他又没疯。

“所以你也只能和Chris Evans接吻。”

 

 

 

TBC

 

 

 

*伊瓜苏瀑布(来自Happy Together电影截图)




*Falcon车(这个车牌真的存在,借用一下,心疼阿毛XD 脑补的样子如下图,依旧是春光乍泄截图)


*运河(来自电影截图)


*女人桥(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佩服我自己线代作业不做日语不复习还在肝文......








评论(2)
热度(48)
  1. 低温水星暗星薩伐旅- 转载了此文字

© 暗星薩伐旅- | Powered by LOFTER